美股資訊 | 今日視點 | 市場要聞 | 大盤分析 | 熱股點評 | 美股新聞 | 中國概念股 | 財報公告 | 研報評級 | 名家觀點 | 美股百科 | 美股直播 | 行情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美股資訊 >> 美股百科 >> 正文

炒美股你不得不懂的政治常識

來源: 時間:2013-10-7 15:25:00
對美國兩黨的政客們來說,政府關門意味著新一輪的政治角力。對現任總統奧巴馬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有兩件:1.保住奧巴馬醫改(Obamacare);2.為民主黨贏得2014年中期選舉。對投資者們來說,最擔心的莫過于此類政治事件對股市的影響。
美國總統奧巴馬與眾院議長約翰-博納最近因政府關門吵得不可開交。
美國總統奧巴馬與眾院議長約翰-博納最近因政府關門吵得不可開交。

  2013年10月1日注定是個特別的日子:就在這一天,中國政府和美國政府同時放起了長假——只不過,前者是自愿的,后者是被迫的。扳指算來,這已經是美國政府歷史上第18次關門停擺。最近兩次,還要追溯到1995年比爾-克林頓治下的美國。

  對華盛頓的政客們來說,政府關門意味著新一輪的政治角力。對投資者們來說,最關心的莫過于政府停擺對股市的影響。令人欣慰的是,從10月1日政府關門至今,標普500指數不僅沒有下跌,反而微幅上漲0.53%。從歷史數據看,過往17次關門也沒有對股市造成太大的影響。

美國政府過往17次關門期間道瓊斯工業指數的表現。
美國政府過往17次關門期間道瓊斯工業指數的表現。

  這次不一樣(This time is different)
  盡管歷史站在了華爾街這邊,但這次政府關門卻令投資者倍感不安。紐交所資深交易員馬克-奧托 表示,這次政府關門恰逢債務上限談判和QE縮減:“如果債務違約與QE縮減同時發生,你可以想象這對于美國經濟意味著什么。”
  目前情況下,聯儲冒險縮減QE的可能性不大,但債務違約卻并非絕無可能。聯儲主席伯南克早在2011年7月就曾警告:“一旦出現債務違約,全球金融系統將陷入混亂。”美國國債利率作為現代金融模型中無風險利率(risk-free interest rate)的代名詞,一旦出現違約,后果不堪設想。
  歷史上,美國政府曾有過一次債務違約的教訓。1979年4月26日,一筆1.22億美元的美國短期國債(Treasury bills)到期,財政部沒能按期還錢。此次違約的直接后果是美國短期國債利率上漲了60個基準點,美國政府要為此多支付120億美元的利息。在依靠QE才勉強復蘇的今天,美國經濟已經不起這般折騰了。
  除此之外,受政府關門的影響,旅游、軍工等板塊也被無辜波及。因國防部拿不出經費,美國第一大軍火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就決定讓3000名員工無薪休假。而因國家公園、公共旅游景點關閉導致旅游業、餐飲業、酒店服務業的損失更是不計其數。另外,還有多達80萬政府雇員仍在無薪休假中。
 

受政府停擺的影響,全美所有國家公園的網站都貼出了關門告示。受政府停擺的影響,全美所有國家公園的網站都貼出了關門告示。

  盡管兩黨在政府關門問題上互不相讓,但債務上限儼然是美國經濟的生命線,即便是屢屢給奧巴馬制造麻煩的眾議院掌門人約翰-博納也不敢玩火造次。如果10月17日雙方無法就債務上限達成一致,一系列金融災難將接踵而至:信用降級、利率上漲、美元貶值、銀行破產、股市暴跌,誰都不敢承擔如此嚴重的后果。

  奧巴馬為何拒不談判

  對于現在的奧巴馬來說,最重要的只有兩件事:一、保住奧巴馬醫改(Obamacare);二、為民主黨贏得2014年中期選舉。而目前的眾議院由共和黨把持,他們正打算以政府關門為要挾,廢掉奧巴馬目前唯一的政績工程:奧巴馬醫改。

  這樣的企圖對于奧巴馬來說,是不可接受的,這也是他“絕不與共和黨談判”最重要的理由之一。除了捍衛自己的政績,奧巴馬更希望通過政府關門把共和黨置于不利,以便在2014年中期選舉為民主黨贏得更多席位。這也是為什么奧巴馬一再希望擴大事態,而不是緩解僵局。

  就現在的情形,2014年中期選舉的局面對于民主黨極為不利。目前,共和黨以232比200的優勢掌控著眾議院,而民主黨在參議院僅以54比46領先。由于眾院的選舉結果多由選區的黨派傾向所決定,共和黨在眾議院的地位仍相對安全。

  另一方面,2014年參議院將有35個席位迎來選舉,屆時會有21個民主黨席位、14個共和黨席位接受挑戰。就目前預測來看,民主黨在參議院中選的形勢也不容樂觀。也就是說,共和黨可能在2014年中期選舉保住眾議院,同時拿下民主黨執掌的參議院。

參議院2014年中期選舉預測,紅色代表傾向共和黨,藍色代表傾向民主黨(圖片來源:CBS)。
參議院2014年中期選舉預測,紅色代表傾向共和黨,藍色代表傾向民主黨(圖片來源:CBS)。

  這種結果對于奧巴馬來說將是災難性的,2010年中期選舉民主黨恥辱地輸掉眾議院已讓總統的日子極為難熬——醫改法案屢遭挑戰、禁槍法案被否,共和黨人處處與奧巴馬作對。奧巴馬很清楚:總統任期只剩最后四年,如果再讓共和黨接管參議院,自己將一事無成。
  歷史經驗也表明,上一任民主黨總統比爾-克林頓曾通過95年政府關門狠狠打擊了共和黨,為自己贏得連任;如今奧巴馬如法炮制,效果似乎也不錯。根據最近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調顯示,39%的受訪者認為政府關門是共和黨的錯,這也更加篤定了奧巴馬“將關門進行到底”的決心。
  政治的影響無處不在
  華爾街老牌券商Cuttone & Co董事總經理凱斯-布里斯 表示,政府短暫關門并不會對經濟造成太大的影響,但目前當務之急是雙方要坐下來談判。在他看來,奧巴馬拒不談判的態度才是造成政府關門的最大原因:“歷史上無論哪一次關門,兩黨之間都保持著溝通渠道暢通;這次奧巴馬卻強硬地表示拒不談判,他才應該對政府關門承擔全部責任。”
  華爾街人對奧巴馬的厭惡是有道理的。早在2012年總統大選,CNN的民調就顯示70%的華爾街人希望共和黨能贏得大選。奧巴馬獲得連任之后也沒有給華爾街好臉色看——他先是派出一名專抓恐怖份子的超級檢察官瑪麗-喬-懷特擔任證監會(SEC)主席,爾后一再重罰華爾街的金融機構,最近摩根大通(52.67, 0.73, 1.41%)就要向政府繳納110億美元的罰金。




  受執政黨的影響如此之大,華爾街自然不愿意站錯隊。關于美國政治權力的交替更迭,坊間有一個簡易版預測方法——民主黨代表窮人,共和黨代表富人。經濟好的年頭富人多,所以共和黨當選;經濟不好的年頭窮人多,因此民主黨勝出。華爾街以富人居多,自然更加擁護共和黨;但無奈整體經濟不好,民主黨執政無可厚非。
  回頭看聯儲的所作所為,也處處凸顯政治因素的影響。當全世界都質疑聯儲為何不在9月份縮減QE的時候,伯南克卻早早預料到10月初的這一幕——或者說,奧巴馬早就打定主意要在債務上限談判與共和黨死掐到底,伯南克不得不做出配合。這也是為什么大家都認為縮減QE的時機已經成熟,市場甚至都提前消化了利空,聯儲卻仍選擇按兵不動。只可惜,普通投資者中能把政治風險看得如此清楚的人寥寥無幾。
  無論如何,目前美國政府的大門依然緊閉。受此影響,美國銀行(14.05, 0.05, 0.36%)(Bank of America)將美國第三季度GDP增長預測從2.0%下調至1.7%,第四季度則從2.5%下調至2.0%;而好消息是,他們預測聯儲的QE縮減將推遲至明年1月。對于即將到來的債務上限談判,美銀悲觀地表示,如果奧巴馬不對醫改法案做出任何妥協或修改,兩黨之間幾乎不可能達成一致。
  爭吵歸爭吵,可承擔債務違約的責任無異于政治自殺。就連一向強硬的眾院議長博納都表示,無論如何也不會讓美國出現債務違約。但現在的問題是,為了在2014年中期選舉前盡量抹黑對方,兩黨都使盡了渾身解數,參院多數黨領袖哈里-瑞德甚至不惜人身攻擊博納,稱其為“懦夫”。盡管兩黨都知道最終必須妥協,但如今涉事太深,誰又肯輕易讓出關鍵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