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資訊 | 今日視點 | 市場要聞 | 大盤分析 | 熱股點評 | 美股新聞 | 中國概念股 | 財報公告 | 研報評級 | 名家觀點 | 美股百科 | 美股直播 | 行情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美股資訊 >> 名家觀點 >> 正文

末日博士魯比尼:特朗普與市場的蜜月行將結束

時間:2017/2/9 9:20:00


特朗普當選以來,美股一路上揚,但是進入新年,尤其是特朗普就職以來,漲勢已經漸漸顯露疲態。對此,著名經濟學家、“末日博士”魯比尼(Nouriel Roubini)在報業辛迪加發文進行了深度解讀,指出雖然短期內,對特朗普政策積極面的預期可能還會繼續推動經濟和股市,但是長期看來,這些政策的破壞性影響將漸漸被市場所理解,并占據上風——

特朗普大選獲勝,成為美國新總統之后,股市上演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漲勢。特朗普許諾說要拋出財政刺激計劃,放松能源、衛生和金融服務業的監管,大幅削減企業、個人、房地產和資本利得等領域的稅負,讓投資者最初很是欣喜。可是,特朗普經濟學的現實是否真的足夠支持股市的持續上漲呢?

毫無疑問,企業和投資者現在都非常開心。在歷史上,共和黨就一直強調涓滴效應、供給面經濟學,這些對企業和富有的個人非常有利,但是在增加就業機會或者提高藍領階層收入方面卻幾乎沒有什么實質性的收效。根據無黨派的稅務政策中心的數據,擬議中的特朗普減稅所帶來的大約一半的好處,都將流入收入最高的1%人群的腰包。

然而,企業部門的野獸精神或許很快就將讓位于最原始的恐懼——市場漲勢已成強弩之末,而特朗普與投資者的蜜月或許行將結束。

首先,對財政刺激的預期恐怕已經充分體現在了股價當中,而必須看到的是,財政刺激還會導致利率上揚,后者會損害資本支出,以及對利率較為敏感的部門如房地產。與此同時,美元走強還會摧毀更多特朗普的藍領基本盤的就業機會。靠著霸凌和引誘,總統先生或許已經從空調制造商那里“挽救”下來了印第安納州的1000個就業機會,但是長期角度看來,美元自大選以來的走強完全可以摧毀40萬個就業機會。

還有,特朗普的財政刺激計劃最終完全可能比股價當前所體現的大得多。里根和小布什政府的歷史都已經證明,共和黨總是難以抵御削減企業稅、所得稅和其他稅率的誘惑,哪怕他們并沒有辦法來從別處找回政府因此損失的收入,而且也沒有控制政府支出的意愿。如果特朗普任內上演同樣的場景,財政赤字還會將利率和美元進一步推高,對經濟造成長期損害。

其次,投資者不得不結束自己欣快癥狀態的另外一個理由,則是來自通貨膨脹的幽靈。美國經濟現在已經高度接近充分就業,特朗普的財政刺激很可能最終被證明并沒有怎么提振經濟增長,反而大大提振了通貨膨脹。通貨膨脹抬頭,就會迫使原本是鴿派的耶倫聯儲不得不以比正常情況下更快的速度和更大的幅度來加息,而這不必說,也會導致長期利率上揚,美元走強。

第三,過度寬松的財政政策和緊縮的貨幣政策這種不理想的搭配會使得金融環境收緊,損害藍領階層的收入和工作前景。原本已經保護主義色彩濃厚的特朗普政府為了確保不失去這些藍領的支持,就不得不在保護主義的路上走得更遠,而這自然會進一步打壓經濟增長和企業利潤。

如果特朗普滑向極端保護主義,最終便會不可避免地引發貿易戰。面對美國的政策取向,貿易伙伴們別無選擇,唯有對自己進口的美國商品課以關稅。當大家都陷入針鋒相對的境地,全球經濟增長便會受到沖擊,所有經濟和市場都將被損害,沒有人能夠獨善其身。人們不該忘記美國1930年的關稅法案是如何引發了全球貿易戰,使得大蕭條局面進一步惡化的。

第四,特朗普的舉動顯示,新一屆政府對經濟的干預還將超越傳統的保護主義的范疇。特朗普已經證明,他完全可能通過進口關稅、公開指責操控價格,以及限制移民(自然使得美國更加難以吸引人才)等方式來針對企業的海外運營。

第五,特朗普公開質疑美國的盟友,卻對俄羅斯等美國的對手示好,對中國這樣的全球性大國擺出對抗的姿態。他古怪的外交政策已經使得各國領導人、跨國企業和全球市場陷入神經緊張。

最后,面對各種麻煩,特朗普可能采取的破壞控制方法恐怕只能讓麻煩變得越來越大。比如,他和他的顧問們已經一再表態,宣稱要削弱美元。可是,言辭是廉價的,這種口頭作業對于貨幣匯率注定只能有短期的作用。

這意味著,特朗普可能是正在采取一種極端的,非正統的方法。在大選期間,他指責聯儲的立場過度偏于鴿派,說他們創造了一個“虛假的經濟”。然而,接下來,他很可能會為聯儲選擇一些更加鴿派的,而且還沒有耶倫那么獨立的成員,以確保聯儲能夠聽命于自己,推高私營部門的信貸。

如果這種方法失效,特朗普就可能直接出手打壓美元,或者是施行資本控制措施,來限制會使得美元走強的資本流入。市場已經警覺起來了,如果保護主義和魯莽的、政治化的貨幣政策最終導致貿易、匯率和資本控制戰爭,市場就將徹底陷入恐慌。

誠然,短期之內,對于財政刺激、減稅和去監管的預期依然可以為經濟和市場提供一定的推動力。可是,正如特朗普就職以來金融市場躊躇徘徊的行情所顯示的,總統先生自我矛盾的、古怪的和破壞性的政策長期而言完全可能為國內和全球經濟增長敲響喪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