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資訊 | 今日視點 | 市場要聞 | 大盤分析 | 熱股點評 | 美股新聞 | 中國概念股 | 財報公告 | 研報評級 | 名家觀點 | 美股百科 | 美股直播 | 行情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美股資訊 >> 中國概念股 >> 正文

中概股回歸頻現股東清倉撤離 套利背后鮮有靚麗業績

時間:2017/6/21 9:16:00


從美股退市回歸A股一年有余的分眾傳媒,近日遭到兩大股東清倉式減持,套現上百億。而類似的清倉撤離舉動也曾發生在暴風集團身上。這再度讓市場質疑,中概股回歸A股套利動機明顯。

而潮水退去,裸泳者逐漸露出本來面目,后遺癥頻發。暴風集團2016年虧損2.42個億掌門人股權質押警報難解,曾經高效借殼回歸的學大教育也遭遇被*ST紫學拋棄出售的命運。少數大股東清倉割韭菜,賺得盆滿缽滿,而一地雞毛之后,股價下跌,風險正不斷在向投資者逼近。

有業內專家表示,在當前中概股回歸A股套利明顯的形勢下,監管層應該也不歡迎所謂的中概股回歸A股,應該會有所限制。其建議,監管層可以鼓勵中概股以“多地掛牌”的方式回歸A股,同時在A股市場和境外市場掛牌,這樣回歸A股后上市公司仍受發達的監管市場約束。

股東清倉難逃套利嫌疑

近日,分眾傳媒的兩則股東清倉式減持的公告,再度激起市場對中概股回歸A股套利動機的關注。

6月16日,分眾傳媒連發兩份公告稱,其股東Gio2 Hong Kong Holdings Limited(下稱“Gio2(HK)”)、Power Star Holdings (HongKong) Limited(下稱“Power Star(HK)”)計劃在公告之日起3個交易日后的6個月內,減持所持該公司5.91億股、6.47億股股份。這些股份分別為上述兩家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屬于清倉式減持。

上述兩家公司所持的分眾傳媒股份,均為2015年4月2日分眾傳媒第一次進行股權轉讓所得,Gio2(HK)、Power Star(HK)分別以78.94億元、39.47億元的對價,獲得其中17.5427%、8.7714%的股權,累計出資約118.41億元。至分眾傳媒借殼前,上述兩家公司分別持股占比7.54%、8.77%。此后分眾傳媒借殼七喜控股之后,上述兩家公司分別持有上市公司3.23億股、3.76億股,持股比例分別為7.85%、9.13%。上述兩家公司持股鎖定期為自對價股份上市之日起的12個月。

2016年4月,分眾傳媒以每10股轉增10股進行利潤分配,兩家公司的持股數量增加至7.52億股、6.46億股。今年一季報顯示,上述兩家公司分別減持了5500萬股、1.04億股,持股比例降至為6.77%、7.41%,分別位列分眾傳媒第二和第五大股東。

若僅以目前計劃減持的股份數來看,按照分眾傳媒6月20日的收盤價13.27元/股計算,上述計劃減持的股份市值超160億元。這意味著在不考慮已套現金額的情況下,上述兩家公司的此番減持收益就已超過最原始出資金額40多億元,可謂是賺得盆滿缽滿。

“中概股回歸主要目的是尋找高溢價的機會,尋找市場套利的機會,所以這個動機本身就是短視的。”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表示,中概股回歸A股上市后,大股東清倉撤離是可預見的。

在董登新看來,中概股在在國外成熟發達的市場掛牌后,退回到A股市場,主要是因為A股市場泡沫化嚴重,估值在全球相對較高,“回歸A股主要是為了倒騰差價”。

這差價便主要來自于境內外市場的估值差所造就的股價暴漲神話。分眾傳媒自2015年9月2日復牌后連續收出7個漲停,在獲得證監會批準后又連續走出4個漲停板,股價最高時較復牌前漲超4倍。暴風集團上市后連續拉出29個漲停板,股價由上市時的7.14元/股飆升到157元/股那天才打開漲停板,之后再用11個交易日將股價沖高至327.01元/股,至此也成為該股的歷史最高價。

董登新表示,回歸后的中概股經A股市場投資者炒作,股價不斷被推高,而公司股東作為內部人士心里對公司的真實價值有數,所以高價位減持也成為股東的必然選擇。

類似分眾傳媒的股東清倉式減持行為,在暴風集團身上也如出一轍。原本計劃赴美上市的暴風集團,最終掉頭轉向A股市場,于2015年3月24日登陸A股創業板。而在解禁期將滿之時,該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前的兩大股東就紛紛發出減持計劃,欲減持完全部持股。

2016年3月29日,該公司股東青島金石暴風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剛發布減持計劃后,次日,股東北京和諧成長投資中心(有限合伙)也接力發布減持計劃。兩股東均計劃在2年左右減持完全部持股。

除了重要股東欲撤離之外,暴風集團的高管們也紛紛減持手中持股。Wind資訊顯示,2016年4月至2017年5月,共有7位高管進行了減持,累計減持21次,合計減持181.95萬股,減持部分的參考市值達到9672.63萬元。而在此期間沒有一位高管或者其他股東有過增持的行為。

中概股回歸后遺癥難消

中概股回歸潮退之后,裸泳者逐漸露出真面目,隨之而來的后遺癥往往讓公司落的一地雞毛,風險也正在向投資者逼近。

2016年,美股中概股學大教育借殼回歸A股,紫光系以23.5億元現金全資收購該公司股權,一度被作為高效私有化的范本。但一年后,被借殼的紫光學大已因連續虧損變成*ST紫學,還沸沸揚揚地鬧出了出售學大教育事件。

5月19日晚,上市公司*ST紫學發布了一則《關于籌劃重組停牌期滿申請繼續停牌的公告》,宣布擬以現金方式出售其所持有的Xueda Education Group 、學大教育等在內的數個資產,以實現對Prime Foundation Inc51%股權的購買。上述方案遭到投資者強烈的質疑,在不到一個月后*ST紫學不得不對重組方案進行調整,不再出售學大教育等的股權。

回歸一年就遭棄,*ST紫學朝令夕改,與學大教育回歸“后遺癥”和糟糕的業績不無關系。

為收購學大教育,*ST紫學曾向控股股東紫光卓遠借款23.5億元,并計劃通過定增計劃進行償還,但該筆定增于2016年12月流產,最終導致*ST紫學面臨巨額的利息支出、以及較高的負債率。年報數據顯示,2016年年末負債率高達98.7%。

除此之外,*ST紫學已連續虧損兩年,若2017無法扭虧為盈,將讓一眾股東面臨所持股票暫停上市的局面。數據顯示,*ST紫學2016年營收為13.07億元,同比增長5114%;但凈利虧損9868萬元,同比虧損擴大628%。第一財經查閱年報發現,即使隔離來看,學大教育的業績也并不樂觀。該公司2016實現營業收入25.56億元,實現歸屬于母公司凈利潤7860.97萬元。值得注意的是,自回歸合并后至2016年年末,學大教育凈利潤虧損2191.90萬元。

“回歸的公司多數都是一些基本面不太好的公司。”董新登對第一財經稱,不僅學大教育,更為典型的暴風集團,回歸A股之后業績就“水落石出“了。“回歸主要是為了倒騰股權差價,從高級市場到低級市場是一個倒退行為。”他認為。

同樣存在高管減持套現問題的暴風集團,2016年凈利潤虧損2.42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5281萬元,同比下降69.53%。不僅如此,一季報繼續虧損1647.8萬元,同比下滑585%。而暴風掌門人馮鑫曾給暴風TV定下的年銷量200萬臺的目標,一季度僅完成了12%。

馮鑫所持股份還被高比例質押。第一財經查閱其公告發現,二季度以來,馮鑫以融資為理由,將所持股份進行了9筆質押,共計質押675萬股。數據顯示,截至目前,馮鑫累計質押股份4100.86萬 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 69.98%,占公司總股本的14.82%。

隨暴風業績“水落石出“的還有股價。回歸A股,暴風集團曾創下最高漲幅近50倍的神話,但Wind數據顯示,年初以來,暴風集團股價累計下跌47.09%,最新股價僅剩24.34元,與曾經的高價相差甚遠。股價的下跌不斷將股東陷入浮虧的窘境,更讓投資者擔心馮鑫質押股份的風險,質疑其不斷質押或是因觸及平倉而補充質押。

對于一度被市場稱作妖股的暴風集團,業績持續下跌,讓其也遭到造假質疑。“2015年回歸的時候每股收益是0.7元,2016年跌至0.2元,今年目前是虧損的,可以說是蹦極式的下滑。”董更新對第一財經如是稱。

在其看來,中概股回歸已成為一個成熟的產業鏈,專門有一部分人為中概股的回歸鋪路搭橋,墊資幫助從美國私有化,收回股份上市之后,再“分贓”,如果縱容這種部分人的套利行為,將是任由中概股對中小投資者的宰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