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資訊 | 今日視點 | 市場要聞 | 大盤分析 | 熱股點評 | 美股新聞 | 中國概念股 | 財報公告 | 研報評級 | 名家觀點 | 美股百科 | 美股直播 | 行情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美股資訊 >> 今日視點 >> 正文

美股彈性十足未大受國內動亂事件影響 原因在這兒!

時間:2017/8/25 10:22:00


最近,美國夏洛茨維爾事件毫無疑問對美國全國上下來說都是一個慘痛的場景。然而,從經濟層面來看,這起抗議事件似乎并沒有給華爾街產生任何大的影響。

市場對美國國內動亂反映麻木

事件發生后,美國股市并沒有發生出人意料的表現。8月14日是事件發生后的第一個交易日。當日收盤時的標普500指數上升1%,這也是該指數本年度表現最為強勁的交易日之一。盡管當時美國國內因為夏洛茨維爾事件造成的緊張局勢升級,但影響不明顯。期間,芝加哥期權交易所VIX恐慌波動指數連續下跌五點(在此之前的連續兩個交易日,該指數一度飆升40%)。

自此開始,股市似乎很少發生變化。標普500指數在事件發生前一個交易日的漲幅為0.4%。即使隨后余震不斷,但依然變化不大。需要指出的是,多位企業的CEO退出了特朗普總統的顧問委員會,以反抗這位總統對事件做出的回應。特朗普隨后解散了該委員會,并引發后續的持續分裂。

分析人士一致認為,這樣的動蕩是美國國內社會分裂和兩極化的一個標志。在這樣一個人們對經濟走向的預期一直在沿著黨派路線下降的時期,即使未來有進一步的大規模抗議發生,也不太可能因此對經濟產生直接影響。上周末,另一場集會就被成千上萬的反抗議者所壓制,但其間并沒有明顯的抗議事件發生。

股票策略師們普遍認為,從純粹的經濟角度來講,夏洛茨維爾事件可以被看做是美國國內的社會動蕩,就像一場冬季風暴的襲擊。宏觀經濟的變化將會影響到整個國家,但政治動蕩和壞天氣則圍繞著一個特定的地理位置發生,其產生的影響也是暫時的。

特別惡劣的冬天會導致活動減少。2015年,泛濫的風暴和大雪長期籠罩著美國東北部地區。促使高盛集團對美國國內生產總值估計值調低約0.2個百分點。但即使現在爆發大規模的騷亂,也不會擾亂美國國內的商業運行,特別是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已經開始在家里辦公或者在線購物了。

Alpine Funds公司的投資組合經理Mark Spellman表示:“很難說騷亂不會對經濟產生影響。但從市場表現來看,其確實對騷亂的反應冷淡,就像現在這樣”。

歷史上美國國內動亂均未給股市帶來太大負面影響

歷史似乎證實了這一點。在20世紀60年代中期,美國國內處于一個極端動蕩的時期。當時示威活動所造成的破壞性,遠遠超過了目前所發生的任何事情。但過去發生的這一切對股市幾乎沒有造成直接的影響,在當時的整個經濟周期內,股市基本上一直保持了上漲趨勢。

Mark Spellman的研究團隊提供了如下的圖表,它反映了股市表現和一系列重大歷史事件之間的對應關系。圖表顯示,許多相似之處都是相對而言的。研究團隊認為這張表很重要,因為它重點強調了1964年發生的社會動蕩,以及它對股市產生的微乎其微的影響。

美股彈性十足未大受國內動亂事件影響 原因在這兒!

美股表現和一系列重大歷史事件之間的對應關系(圖片來自MarketWatch)

美國國內動亂的間接風險猶存

然而,投資者確實看到了當前動蕩造成的間接風險,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華盛頓所面臨的政治僵局。在特朗普對夏洛茨維爾事件做出回應之后,部分企業的首席執行官們退出了他的總統顧問委員會。因為特朗普表示,事件的罪魁禍首來自“許多方面”。

外界認為,這種言論會讓他的經濟議程更不可能在國會獲得通過。自去年11月份特朗普當選總統以來,股市在很大程度上都對他未來的經濟政策抱有希望。包括他可能會推出的稅收改革和放松金融管制,都將會對經濟增長有支撐作用。現在,人們更擔心的問題是這位總統的議程不在國會獲得通過的可能性,而不是社會動蕩本身。而這也是近期市場發生波動的主要原因。

本周一,橋水聯合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董事長兼首席投資官雷·達里奧(Ray Dalio)對外表示,這個美國“在經濟層面和社會層面上都存在分歧,很大程度上與1937年的情況相類似。我不敢斷言這次的情況有多糟,但我一直在觀察政府如何引導管理這種沖突,而且我對政府的表現感到失望。”

他還表示,自己的公司應該“密切關注對沖突的處理,從而在戰術上減少自己面臨的風險,特別是在對沖突的處理不盡人意的情況下。”

不過,至少有一家投資銀行認為,特朗普對夏洛茨維爾事件的評論,可能會打破自己最近在國會面臨的僵局,這將會對股市構成支撐。

這家投行是摩根士丹利,他們表示:“因為特朗普總統有爭議的言論,共和黨人試圖與他保持距離。這可能會給共和黨人在明年中期選舉前帶來更大的壓力,敦促他們在稅收政策和其他支持經濟增長的項目上有更多作為。他們不能再簡單地指責白宮缺乏領導力和行動力。畢竟,這些國會中的共和黨人才是明年中期選舉時真正爭取共和黨連任的人,而不是特朗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