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資訊 | 今日視點 | 市場要聞 | 大盤分析 | 熱股點評 | 美股新聞 | 中國概念股 | 財報公告 | 研報評級 | 名家觀點 | 美股百科 | 美股直播 | 行情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美股資訊 >> 市場要聞 >> 正文

IMF年會在即:警惕家庭債務上升 早為經濟衰退做預案

時間:2017/10/10 9:06:00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秋季年會將于10月10-15日在美國華盛頓舉行。

由于全球經濟同步復蘇,今年的年會相比過去少了幾分“憂郁”,不過IMF此次仍然在提前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WEO)和《全球金融穩定報告》(GFSR)中強調,要為未來的經濟衰退提前做準備,并警惕全球家庭債務上升的現象,同時呼吁各界關注在失業率下降的同時,考慮到薪資增速仍然疲軟的情況。

IMF將于北京時間10月10日21:00發布《世界經濟展望》第一章,其中包含IMF對于全球各國最新的經濟增速的預測;北京時間10月11日20:00發布《全球金融穩定報告》第一章,21:30發布《財政監測報告》。

警惕家庭債務上升

鑒于金融危機造成的普遍困擾,有人可能會認為人們對舉債變得更加謹慎,但奇怪的是,情況并非如此。

IMF發現,2008年以來,在80個樣本國家中,家庭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率顯著上升。在發達經濟體中,中位數債務比率從2008年的52%上升至2016年的63%;在新興市場,這一比率從15%上升到21%。

IMF認為,短期內家庭債務比率的上升很可能會促進經濟增長和就業,但3-5年后,這種效應會發生逆轉:經濟增長速度會慢于債務不增加時的情況,發生金融危機的可能性增大。在債務水平通常更高的發達經濟體,這種效應較明顯。

這種矛盾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首先,家庭借入更多債務購買新住房和汽車等,這在短期內對經濟起到促進作用,因為汽車制造廠和住宅建造商會雇傭更多工人,但隨后,高負債家庭可能需要削減支出以償還貸款,這會拖累經濟增長。正如2008年危機時,突然的經濟沖擊(如房價下跌)可能引發螺旋式信貸違約、動搖金融體系的根基。

IMF的研究發現,具體而言,家庭債務與GDP比率在三年間內上升5個百分點,未來三年經通脹調整的經濟增長率下降1.25個百分點,債務增加伴隨著未來四年失業率的大幅上升;另外,債務增加1個百分點,未來發生銀行危機的概率上升約1個百分點,考慮到債務不增加情況下發生危機的概率是3.5%,上述升幅是很大的。

不過好消息是,政策制定者有辦法降低風險。并且外債較少、實行浮動匯率、金融業較為發達的國家能夠更好的經受住不利后果。

同時,各國還能通過采取措施降低家庭債務增長來緩解風險,包括調整購房首付或可用于償還債務的家庭收入比例。“所以,良好的政策、制度和規章很重要,政策不當的國家將面臨更大的脆弱性,即使他們的初始債務水平較低。”IMF稱。

關注失業和薪資脫節

就業問題一直是危機以來全球央行和政策制定者最為關注的問題。IMF此次也提及,在許多國家,總體失業率已經回到“大衰退”之前的范圍之內,然而名義工資增長依然大大低于衰退之前的水平。

工資增長緩慢可能是由于一些國家有意采取措施,讓工資增長速度從不可持續的高水平上降下來,比如歐洲的一些國家。但IMF認為,多國薪資增速低于預期的背后既有周期性因素,也有結構性(緩慢變化)的因素。一個重要的周期性因素是勞動力市場疲軟,即勞動力供給過剩,超過企業希望雇用的人數。

必須認識到,總體失業率可能不像過去那樣能有效顯示勞動力市場的疲軟程度。每名工人的工作時數繼續減少,一些國家還存在非自愿非全時就業比率上升、臨時就業合同比例增大的情況。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勞動力需求持續疲軟,亦體現出貨物和服務最終需求的疲軟。

工資增長的另一個重要驅動因素是趨勢生產率增速減緩。每小時產出量的持續疲軟可能會擠壓企業利潤,最終阻礙工資增長,因為這會導致企業越來越不愿接受薪金的快速增長。

失業率和通脹是全球多數央行的兩大目標,因此IMF也建議,如今各國央行在決定退出寬松貨幣政策的適當步伐時,必須對經濟體的真實疲軟程度做出評估。

例如,盡管美國失業率已經創下4.2%的歷史新低,但美聯儲始終支持漸進式加息,這也是考慮到整體就業市場仍存在一定疲軟。

此外,IMF認為,面對“零工經濟”的出現以及制造業等傳統部門收縮,政策制定者可能需要加大力度解決非全時工人面臨的脆弱性。措施可以包括:擴大最低工資制度的覆蓋面,將非全時工人納入其中;按比例提供年假、探親假和病假,使非全時工人享受與全時工人同等的待遇;加強中等和高等教育,幫助其在長期內提升技能。

為經濟衰退做預案

“天晴修屋頂”是經濟學家慣用的說法,意味在經濟擴張期更應該推進改革。此次IMF則從另一個角度強調在全球經濟同步增長的“甜蜜期”,各國也應該為經濟衰退做好預案。畢竟就周期而言,經濟走完擴張周期之后就難免會漸入衰退周期。

IMF表示,上次全球金融危機提醒我們,在經歷經濟強勁增長和金融市場的表面寧靜之后,市場波動性可能突然大幅上升,經濟可能出乎意料地下滑。這也是為什么政策制定者應密切關注金融環境,包括債券收益率、油價、匯率和國內債務水平等在內的各種信息。

IMF提及,在危機爆發前的繁榮時期,企業和家庭受到激勵從事高風險活動。低利率使企業和家庭大量舉債,資產價格上漲不僅抬高了抵押品價值,也增加了銀行的資本和利潤,使銀行能夠放寬信貸標準并進一步刺激了借貸。最終,市場認識到了這些累積的脆弱性問題存在的內在風險,進而導致融資成本快速上升和信貸收緊,并引發了一系列違約和銀行倒閉事件,最終造成了20世紀30年代以來最為嚴重的經濟衰退。

因此也不乏觀點認為,美國需要對如今的“去監管”議程三思而行,維持危機后嚴格的銀行“壓力測試”。

最新的《經濟學人》就提到,眼下全球各類資產似乎都進入了一個“大牛市”——從瘋狂的美股到漲回金融危機前高點的房價,甚至再到“瘋狂”的比特幣,人們雖然不會將此與21世紀初的互聯網泡沫相類比,但也只有在那時,美股的平均市盈率才會如此之高。因此宏觀審慎管理至關重要。

此外,IMF最新一期的GFSR開發了一種全新工具,讓政策制定者能夠使用金融環境中包含的信息來定量分析未來經濟增長的風險,這有助于他們采取措施來防范這些風險。

新工具可識別出一些環境因素,它們通常預示著未來12個月內將出現問題。這些環境因素包括市場波動增加、投資者風險厭惡程度上升、信用利差擴大。在兩到三年的時間中,較快的債務和信貸增速能夠更好地預示未來將出現的經濟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