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資訊 | 今日視點 | 市場要聞 | 大盤分析 | 熱股點評 | 美股新聞 | 中國概念股 | 財報公告 | 研報評級 | 名家觀點 | 美股百科 | 美股直播 | 行情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美股資訊 >> 今日視點 >> 正文

美國公司稅減稅政策或成下一次經濟衰退催化劑?

時間:2017/12/9 10:04:00


公司利潤極高,現金充裕,美國經濟比過去幾年更加強勁。那么,為什么現在要削減公司稅呢?

商界領袖和一些經濟學家說,這么問是錯誤的。他們說,更重要的問題是為什么美國目前的經濟發展是現代史上最弱的。

他們的答案是:這是因為一種過時的稅收制度。這一制度阻礙了商業投資,讓企業紛紛離開這個國家,并且使得美國在與中國等對手競爭時處于劣勢。

商業圓桌會議主席、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說:“30年前,我們有一份具有競爭力的稅法,然而現在我們卻沒有了。”

稅改有沒有解決公司稅的問題?

特朗普領導下的白宮推行的大規模減稅政策和寬松的監管措施旨在解決這個問題。共和黨人打算通過削減對公司和小企業的稅收,降低他們的投資成本,并可能使美國公司削弱將數十億美元放在海外的動機。

從某些方面來看,共和黨的做法似乎已經奏效了。例如,一項名為“核心訂單”的商業投資指標在特朗普當選后已飆升至2012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就在本周,一項針對美國首席執行官的調查顯示,他們計劃在2018年將投資提高至6年來的最高水平。

富國銀行的資深經濟學家山姆-布拉德(Sam Bullard)說:“華盛頓正在放松一些監管規定,并在商業方面更像一個啦啦隊長,以鼓勵投資和招聘。”他表示,無論華盛頓提供的實際援助是什么,當前的商業氛圍都是相當重要的。

長期以來,戴蒙一直預計,如果華盛頓方面伸出援手,投資將會反彈,但在奧巴馬執政期間,他和其他商界領袖的抱怨大多都被置若罔聞。奧巴馬政府曾表示,他們對企業減稅的想法是開放的,但只是在出現漏洞或其他稅收優惠被關閉而無法向企業提供資金的時候。

盡管包括加拿大在內的其他國家一再削減公司稅,但美國仍保留了世界主要經濟體中最高的法定稅率。美國上一次削減公司稅是在1986年。

那么,企業可以利用的所有稅收減免和漏洞呢?即使考慮到這些因素,美國公司仍然比加拿大、中國、德國甚至法國等其他國家的公司支付更多的稅收。

疲軟的商業投資

人們普遍認為,缺乏活力的商業投資是二戰以來緩慢的經濟復蘇中缺失的一項要素。且商業投資是經濟中的重要一項。

盡管消費支出已恢復到衰退前的水平,房地產市場也已從歷史性的衰退中復蘇,出口再次接近歷史最高水平,但美國國內生產總值已經連續12年未能實現3%的增長。

政府數據顯示,2010年至2016年,扣除住房的實際商業投資僅增長了32%。相比之下,在快節奏的1991至2000年經濟擴張期間,該投資增加了一倍多。

強勁的商業投資是經濟中許多疾病的靈丹妙藥。當公司擴張投資時,他們可以獲得比競爭對手更大的技術優勢,使他們的工人能夠在同樣的時間內生產更多的產品和服務。生產率的提高,進而提高了利潤,增加了股東的利益,并幫助工人獲得了更高的加薪。這是提高生活水平的關鍵。

戴蒙表示:“生產力驅動工資上漲。資本支出推動了生產率的提高。”

懷疑主義者的說法

批評人士并不認為降低公司稅會對刺激投資起到很大作用。他們指出,多年來利率一直處于極低水平,企業利潤也很高。想要投資的企業可以輕易地獲得低息借款。

一些人還認為,減稅將使經濟增長過快,加劇通貨膨脹,迫使美聯儲提高利率,并可能引發一場過早的經濟衰退。當前失業率已經低至4.1%,而迫使失業率更低的政策也必然會引發價格壓力。

美國經濟研究機構Pantheon Economics的經濟學家伊恩-謝潑德(Ian Shepherdson)說:“美聯儲不希望看到這一切的發生。”

其他經濟學家則反駁稱勞動力短缺正是公司稅應該被削減的原因。如果企業想跟上不斷增長的需求的話就需要更多地投資于機械或其他設備,以提高工人的生產率。

加拿大蒙特利爾銀行資本市場的資深經濟學家薩爾(Sal Guatari)說:“我們沒有能力保持增長,我們的勞動力和工廠都快用完了。”

短期內,企業最大的推動力可能來自于新稅收計劃中的一個支柱性條款,即允許企業立即勾銷投資成本,而不是必須在一段時間之后。這一條款有效地降低了企業現在投資的成本,并使所有的稅收優惠提前。

摩根大通的阿默斯特-皮蓬特(Amherst Pierpont)說:“這應該是促進投資增長的催化劑。”

這將在2018年給美國經濟帶來多大的刺激?大多數人估計,明年的稅收計劃可能會使國內生產總值增幅擴大0.2到0.3個百分點,也有一些人預計會有更大的增長。

這足以讓美國經濟恢復到3%的年增長率或更高的水平嗎?特朗普總統和共和黨人正在對此下注,同時押注的還有他們對白宮和國會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