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資訊 | 今日視點 | 市場要聞 | 大盤分析 | 熱股點評 | 美股新聞 | 中國概念股 | 財報公告 | 研報評級 | 名家觀點 | 美股百科 | 美股直播 | 行情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美股資訊 >> 美股新聞 >> 正文

貝索斯成有史以來全球最大富豪 身家達1051億美元

時間:2018/1/10 8:25:00


據外媒報道,亞馬遜(NASDAQ:AMZN)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杰夫·貝索斯(Jeff Bezos)現已成為有史以來全球最富有的人。

據彭博社的億萬富豪指數顯示,截至周一貝索斯的凈財富達到了1051億美元,令此前由微軟(NASDAQ:MSFT)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保持的紀錄相形見絀。與此同時,《福布斯》雜志估算貝索斯的凈財富為1044億美元。

貝索斯的大多數財富都來自于他所持有的7890萬股亞馬遜股票。亞馬遜股價周一收盤上漲1.4%,從而使其凈財富增加了14億美元左右。今年截至目前為止,亞馬遜股價已經累計上漲了近7%,此前在2017年中則已大幅上漲了56%。

除此以外,貝索斯持有的其他資產還包括《華盛頓郵報》和私人太空旅游公司藍色起源(Blue Origin)等。

貝索斯在去年7月份首次奪得了世界首富的頭銜,當時他的排名短暫超過了蓋茨。隨后,在去年10月份他再次登頂,其凈財富在去年11月份首次超過了1000億美元大關,當時假期購物季節剛剛開始,而幫助其身家突破這個關口的因素仍是亞馬遜股價上漲。

《福布斯》雜志顯示,蓋茨目前的凈財富為919億美元;彭博社“億萬富豪指數”則顯示為933億美元,這仍舊足以使其在這兩份榜單上都保持在第二名的位置。但根據《福布斯》的報道,蓋茨的凈財富曾在1999年4月份短暫達到過1000億美元上方,當時的互聯網泡沫使其所持資產的價值上升。經通脹調整后,1999年的1000億美元相當于今天的1480億美元。

但即使是不經通脹調整,蓋茨的凈財富也原本會遠超貝索斯——如果他沒有向慈善組織捐出大筆善款的話。彭博社稱,根據該社對蓋茨公開披露的捐款信息進行的分析,他已經捐贈了7億股微軟股票,這些股票按今天的價值計算高達618億美元;此外他還已經捐贈了29億美元的現金。也就是說,如果加上這些捐款的價值,那么蓋茨的身家原本會達到1500億美元以上。

慈善事業

在獲得這一新的榮譽之后,貝索斯通過非營利組織來投身于推動人類進步事業的興趣可能會被點燃,而這可能會令其對慈善的看法發生轉變。

“我認為,到目前為止他的活動表明,他有意將一部分商業投資當做推進社會變革的機會。”全球慈善論壇(Global Philanthropy Forum)的首席執行官簡·威爾斯(Jane Wales)向美國博客網站Business Insider說道。

亞馬遜在2017年6月份達成了收購全食超市公司的交易,這樁交易最初在市場上帶來的反應是推動這家在線零售巨頭的股價大幅上漲,從而使得貝索斯的凈財富增加了18億美元,至846億美元。在當時,貝索斯的身家還比蓋茨少50億美元。隨后,在亞馬遜公布了第二季度財報以后,貝索斯的凈財富才在去年7月份短暫超過了蓋茨。

在此前的2013年,貝索斯收購了《華盛頓郵報》,而這項收購交易就能體現出他的商業投資計劃可以兼而起到推進社會變革的作用。在收購了《華盛頓郵報》以后,他迅速將其轉型為一家精簡的數字化新聞“動力室”——相比之下,其他一些大型新聞機構則一直都沒能做到這一點。類似的,收購全食超市公司的交易也可能會暗示貝索斯徹底改造食品行業供應鏈的意愿——至少他有機會這樣去做。

威爾斯稱,貝索斯的商業活動提供了一個“窗口”,可以讓人從中窺探他可能會如何鞏固自己作為慈善界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的地位,這種地位獨立于由他父母運作的貝索斯家族基金會(Bezos Family Foundation)之外。事實上,貝索斯可能已在著眼于從事更多項目了。最近,他請求自己的近30萬名Twitter粉絲設法找出做慈善的新方法,能通過迅速、果斷的行動來帶來持續性的影響。

新的戰略

“我正在考慮一種慈善戰略,這種戰略跟我大多數時間的行動方式——也就是放長眼光——恰恰相反。”貝索斯在Twitter消息中寫道。“就慈善事業而言,我覺得自己正在被吸引到對立面上,也就是:著眼于現在。”

這種做慈善的方法可能會帶來對那些通常被視為系統性問題的更加傾向于短期的解決方案,威爾斯說道,而這可能會是件好事。她指出,目前的移民危機就是個例子。

“那種做法要求現在就采取行動。各國政府都已不堪重負,沒辦法利用政策來解決問題。”威爾斯說道。“貝索斯家族基金會的思考方式主要是著眼于長期,而現在這個基金會現在也在向國際救援委員會(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拯救兒童組織(Save the Children)和美國援外合作署(CARE)捐贈善款,這些組織同時致力于解決迫在眉睫的問題和長期問題。”

慈善界新人

另一方面,其他一些億萬富豪則還在堅持從大局出發。舉例來說,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The 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正試圖一勞永逸地攻克小兒麻痹癥,而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普利西亞·陳(Priscilla Chan)夫婦則正嘗試根除疾病和改善教育。

就慈善界而言,貝索斯還是個新人——他并未參與由其父母運作的基金會的工作——而在這個領域中剛剛起步的人經常都需要一兩年時間來觀察“地形”和構建自己的戰略。從貝索斯以往的商界活動來看,他做慈善的方式可能會是對那些有意從事社會公益事業的創業公司進行私募投資,或是收購其他公司。

但在慈善界,并非所有人都對貝索斯的影響力持樂觀立場。

舉例來說,“斯科爾應對全球威脅基金會”(Skoll Global Threats Fund)的代理主席拉里·布里連特(Larry Brilliant)就對貝索斯的眾包做法提出了批評。

“這會使得很多水平一般的想法大量涌入,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不夠好的、不可行的。”布里連特在去年6月份接受《紐約時報》采訪時說道。

而在最近,慈善顧問杰克·海曼(Jake Hayman)在《福布斯》雜志上向貝索斯發出了一封公開信,就后者有關重點關注短期目標將可帶來長期影響的觀點提出了辯駁。

“這就像是在商界想要尋找‘安全的、經過實踐檢驗的投資’,而且這種投資還馬上就能帶來十倍的回報。”海曼寫道。“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

貝索斯并未參與“捐贈誓言”(The Giving Pledge)組織,這個組織現在已有16名億萬富豪成員,其中包括億萬富翁投資者、“股神”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扎克伯格,宗旨是在去世以前捐出至少半數財富。但威爾斯指出,貝索斯仍有可能給硅谷的富豪們發出一個強大的信號,表明慈善事業是很有意義的。

“他還很年輕,正處在自己事業的中期,而且他已經被視為是很勇敢的。”她說道。“他的Twitter消息在我看來是傳遞了這樣的信息:‘我不想忽略今天存在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