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資訊 | 今日視點 | 市場要聞 | 大盤分析 | 熱股點評 | 美股新聞 | 中國概念股 | 財報公告 | 研報評級 | 名家觀點 | 美股百科 | 美股直播 | 行情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美股資訊 >> 今日視點 >> 正文

2018年該拋售蘋果亞馬遜等科技龍頭股嗎?

時間:2018/1/13 9:22:00


美國著名財經網站MarketWatch發表專欄文章,關注被稱為“FAANG”股票的五大科技股——Facebook、蘋果、亞馬遜、奈飛與谷歌母公司Alphabet。

“FAANG”不僅僅是2017年美國股市的“領跑者”而已,而且為美股的整體上漲作出了巨大貢獻。摩根士丹利曾指出,該行仍舊看好這五大科技巨頭,不過宏觀因素已舉起了“黃旗”,那么,FAANG在2018年還能買嗎?

Facebook、蘋果、亞馬遜、奈飛與谷歌母公司Alphabet——去年均錄得強勁漲幅,Facebook全年累計上漲53.4%,蘋果漲幅46.1%,亞馬遜漲幅達56%,奈飛漲幅55.1%,Alphabet的A級股和B級股漲幅分別達32.9%和35.6%。最大的技術類交易所交易基金在2018年初的交易日創下了歷史新高,超過了2000年3月網絡泡沫時期以來的紀錄,這代表了互聯網時代的高峰期后,科技股的價值重登高峰。

成長型股票,是指那些具備持續競爭能力,成長潛力巨大的公司股票,持有這類股票能夠分享上市公司成長過程中帶來的利益。處于成長期內的上市公司,這類公司發展速度快,凈利潤以每年30%-50%增長,但市場競爭激烈經營風險也比較大,市場上漲時它會漲得更快,同樣,震蕩調整時它的風險也會更大。價值型股票是指賬面值比市價高的股票,是同其賬面值比較,股票的交易價格較低。賬面值是公司資產負債表中的資產減去負債的值。價值型股票的特點是:收益穩定、價值被低估、安全性較高的股票,起市盈率、市凈率通常較低。

有一些投資者認為,在2018年選擇價值或成長型股票都是單純地押注于競爭,這樣投資風格的投資者可能是在自欺欺人。一位著名的華爾街分析師表示,不管是選擇價值型還是成長型股票,都將讓投資者在某些領域進行集中投資。普遍意義上的成長型指數和價值指數幾乎沒有什么共同之處。DataTrek Research的聯合創始人尼古拉斯-科爾斯(Nicholas Colas)表示,成長型股票投資者集中押注于科技和醫療行業,而價值型股票投資者則押注于金融和能源領域。

價值投資是一種選擇股價低于其內在價值的股票的策略。這一想法是投資于那些不受人喜愛但有潛力改善的公司——在這一點上,市場將使得股票達到合理的價格。那些市盈率較低,屬于較為沉靜或不受待見的行業,在股市大漲時漲幅通常落后的個股。2017年的情況就是如此。成長型策略需要投資于能進行高于平均水平的價格增長的公司,為昂貴的價格提供支持。

“成長型和價值型策略不再是一個有用的概念了。如果你看看這些指數的組成,你就會發現這是一系列集中的行業,而不是另一套。” 尼古拉斯-科爾斯說。

科技股,尤其是所謂的FAANG公司:Facebook、蘋果公司、谷歌母公司和Netflix都是增長導向型基金的重要組成部分。

根據尼古拉斯-科爾斯的數據,在大盤股中,技術、醫療保健、消費周期和工業股構成了標準普爾500指數成分股的近四分之三。科技產業僅占標普500指數增的41%,位于前五名的公司則是:蘋果公司 (7.4%)、微軟 (5.6%)、Alphabet公司(5.6%)、亞馬遜(4.1%)和Facebook、(3.7%)。僅在2017年,這些公司就增長了35%到56%,今年迄今沒有出現任何放緩跡象。今年以來,FAANG股票組合的平均漲幅接近50%,在全球主要資產表現中拔得頭籌。從普通投資者到娛樂明星,今年幾乎所有投資者都對科技公司表現出的巨大狂熱,這也是FAANG股票大漲的主要原因。這樣的組合解釋了為什么成長型股票在2017年的增長超過了價值型股票。標準普爾500成長型股票上漲了27%,而價值型股票僅上漲了15%。如果你將這些指數組合起來,你就會得到標準普爾500指數,兩者的平均值:超過20%的總回報。相比之下,科技股僅占標準普爾500指數的7%。

在標準普爾500指數中,超過一半的指數集中在四個板塊:金融板塊(24%)、能源(12%)、消費非周期(11%)和工業(10%)。排名前五的公司在價值指數中也只占14%。然而,當涉及到小市值和增長指數時,情況就不同了。醫療保健行業的權重是24%,緊隨其后的科技行業權重為23%,、工業股占18%。 在小盤股中,金融類股的權重最大,為28%,其次為房地產和工業,均為12%。 價值投資作為一種投資策略,在20世紀70、80年代被基金管理業推廣,這只不過是一個營銷工具。令人驚訝的是,控制著約3,000億美元資產的EFT或基金經理中,約有10%仍堅持這些策略。

成長股在頭一年的良好表現并不一定意味著,接下來的一年價值股將會反彈。據瑞士信貸,自1951年以來標普500指數在一年內上漲逾18%的情況出現過20次,其中有10次該指數在隨后一年再上漲10%或更多,由成長股領漲。另外10次的情況是標普500指數在第二年下跌,平均跌幅為1.7%。Matrix Asset Advisors的首席投資長David Katz表示:“看好科技股的主要理由是增長快,收入增長率高,而這些公司將更受益于稅改。我們認為技術板塊將繼續增長,但很大一部分股票的價格已經過高,如果你不想陷入狂熱,需要更具有辨別力。”考慮到科技公司如此高的集中度,忽視價值投資只投資成長型股票有其自身的缺陷。

“數據顯示,這兩種方法都導致投資組合大幅增加了某些行業的比重,并使其他值得注意的行業投資處于風險之中,而不是選擇一種均衡的方式。這促使投資組合經理們冒著不必要的風險,僅僅停留在他們所謂的投資風格之中,卻沒有給資產所有者帶來任何直觀的利益。”尼古拉斯-科爾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