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資訊 | 今日視點 | 市場要聞 | 大盤分析 | 熱股點評 | 美股新聞 | 中國概念股 | 財報公告 | 研報評級 | 名家觀點 | 美股百科 | 美股直播 | 行情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美股資訊 >> 市場要聞 >> 正文

IMF:亞洲金融危機風險較低 貿易摩擦將波及全球經濟

時間:2018/5/11 8:04:00


美國國債收益率升至3%,美元再度走強,亞洲新興市場是否能安然渡過?

“盡管美國十年國債收益率上漲,推動近期美元的升勢,新興市場的確出現了資金流入放緩的跡象,但尚未出現資金外流的跡象,亞洲主要經濟體的基本面要好于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期,相信這些國家可以應對新一輪的國際市場流動性收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亞太部主任李昌鏞5月9日在香港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

根據美銀美林的數據顯示,亞洲新興市場股市和債券的資金流入速度已降至2014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同時,印尼股市則在過去12個交易日內錄得6.51億美元的外資流出。

自今年初至今,美元指數已累計升值0.66%,5月10日,該指數盤中一度逼近93.16,相比4月17日的89.568的低位已反彈近4%。美元相比新興市場貨幣則呈現明顯升值,摩根大通(114.29, 0.88, 0.78%)新興市場貨幣指數在上周錄得自2016年12月美元大選以來的最大單周跌幅。

隨著美元升至年內高位,一眾新興市場貨幣則持續走弱。以港元為例,5月10日港元兌美元繼續逼近7.85的弱方兌換保證價,最新報7.8496。公開統計數據顯示,主要新興市場貨幣中,今年至今已經有14種貨幣兌美元出現下跌。其中亞洲區貨幣中,印度盧比、菲律賓披索、馬來西亞林吉特、印尼盾,港元及新加坡元,均錄得下跌。

FXTM富拓貨幣策略和市場研究全球主管Jameel Ahmad則指出,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之間利差擴大帶動了美元的漲勢,這將給新興市場貨幣帶來進一步下行風險,這是2015年美聯儲開始加息以來前所未見的,但新興市場投資者不應恐慌,“我們正在面臨出人意料的全球問題,即美元兌主要貨幣全線走強。英鎊自4月17日以來已暴跌5.5%,歐元同期下挫3.7%。”

全球經濟出現“多引擎”

李昌鏞指出,IMF在最近發布的亞太區經濟展望報告中,將今明兩年該地區的經濟增長率上調至5.6%,相比去年10月上調0.1%。

其中,中國在2018、2019年的GDP增速將分別達到6.6%、6.4%,印度則分別為7.4%、7.8%,成為區內增長最快的經濟體。同時,今明兩年日本的經濟增速有望分別達到1.2%、0.9%。

“亞洲仍然是全球經濟增長的引擎,貢獻率將維持在60%-65%左右。過去幾年里中國是唯一的增長引擎,而目前印度、日本的經濟均出現了明顯增長,同時美國、歐洲經濟也在不斷復蘇,全球經濟增長出現了多個引擎,這說明全球經濟增長是范圍廣泛的,這是比較健康的信號。” 李昌鏞坦言。

對于近期阿根廷、巴西等拉美經濟體出現的危機,他坦言:“相比亞洲很多經濟體,這些拉美國家的債務水平、外匯儲備,使得他們更容易受外部沖擊。短期來看,我們并不擔心爆發新一輪的金融危機。”

以經常賬戶赤字為例,目前亞洲主要經濟體的經常賬戶赤字占GDP的比重處于歷史較低水平。“包括印尼、越南等國,該比率大約在1%-2%左右,風險是可控的。近期,一些亞洲貨幣相對美元出現貶值,是全球貨幣政策收緊后的自然調整,而并非這些國家內部經濟出現了問題。”他說。

然而,他指出,亞洲很多國家的杠桿水平在過去幾年不斷上升,包括中國內地、韓國,中國香港的家庭負債占GDP的比重已經達到70%。隨著全球市場流動性收緊,可能會影響這些國家或地區的經濟增長動力。”

以中國為例,他強調,盡管中國政府在控制銀行體系的信貸增長方面取得了成效,銀行資產規模的增長率由之前的15%降至去年的9%,然而,整體的社會融資規模仍達到14%,“為了確保中國經濟實現平穩過渡,政府需要進一步控制信貸增長。”

貿易摩擦風險

近期,中美貿易摩擦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之一,市場擔憂會對亞洲市場帶來連鎖反應。

“對于目前的單邊行動,我們十分擔憂,盡管目前雙方采取的實際行動比較有限,我們擔心一旦貿易摩擦繼續升級,則可能對全球貿易、投資及經濟增長帶來非常嚴重的影響。”IMF亞太部研究處處長Koshy Mathai在會上坦言。

其中,亞洲在全球貿易摩擦中將首當其沖,“考慮到目前全球供應鏈較為復雜,中國對美國出口增值的30%來自其他國家對中國的出口。根據我們的預測顯示,中國經濟增長放緩1%,亞洲其他國家的增速則會放慢0.3%。”

國民經濟研究所所長樊綱曾在4月初的博鰲論壇上指出,亞洲經濟是一條完整的產業鏈,而中國主要負責加工出口,且對多數亞洲國家存在貿易赤字,因而中美貿易摩擦會影響到整條供應鏈的各個國家,從而為亞洲經濟發展帶來一定的不確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