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參院通過限制外國投資法案 對美投資大幅下滑 _新聞中心
美股資訊 | 今日視點 | 市場要聞 | 大盤分析 | 熱股點評 | 美股新聞 | 中國概念股 | 財報公告 | 研報評級 | 名家觀點 | 美股百科 | 美股直播 | 行情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美股資訊 >> 市場要聞 >> 正文

美參院通過限制外國投資法案 對美投資大幅下滑

時間:2018/8/3 10:44:00


曾以政策穩定、對資本開放而著名的美國正在對外國投資施加重重障礙。

當地時間8月1日,美國參議院批準了全稱為《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FIRRMA)的改革法案,旨在大規模強化對外國投資的審查,其中科技、房地產等行業的交易將面臨嚴峻的障礙。

賦予CFIUS更廣泛權力

特朗普上臺后,美國的貿易投資政策明顯向保護主義轉向。2017年11月多數黨黨鞭John Cornyn提出FIRRMA法案,今年以來,從叫停博通收購高通(64.77, 0.42, 0.65%),到有關限制中國對美投資的政策論戰,美國限制海外投資問題一直處于聚光燈之下。

當日參議院87-10的投票結果標志著美國國會對法案條款的最終確認。根據條款,法案賦予美國財政部牽頭的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更廣泛權力,以國家安全為由,審查并可能阻止外國交易,范圍包括曾經未加限制的少數股權投資。

此外,美國政府還將設立另一個跨部門出口管控程序,界定“新興和基礎技術”(emerging and foundational technology),加強CFIUS審查和出口管制。

“該法案將大大擴大CFIUS的職權。”華盛頓Stroock & Stroock & Lavan LLP律師事務所的律師Anne Salladin表示。

新條款一方面強調把“國家安全”作為加強審查的理由(但并未給出明確界定),另一方面增加了對科技、房地產等行業限制。“其現實意義在于,中國等一些國家在某些領域的收購將受到嚴格審查,某些領域可能實際上已成禁區。” Anne Salladin說。

定義模糊或導致濫用

外國投資委員會一直以對高科技交易審查嚴格而聞名,迄今它已經拒絕了多筆涉及精密半導體企業的交易。而目前已經呈送特朗普的這份法案是美國近十年來對外國投資委員會職能的首次更新和加強。

根據法案內容,首先CFIUS的管轄范圍將明確擴大,涵蓋在軍事基地和其他國家安全設施附近的合資企業、少數股權投資和房地產交易等。

同時,CFIUS也更新了關于“關鍵技術”的定義,將涵蓋那些對維持美國在構成威脅的國家的技術優勢來說可能至關重要的新興技術。

根據外國投資委員會規定的條例,“關鍵技術”指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或可能是必不可少的技術、組件或技術項目。同時,法案還進一步將一些物項確定為“關鍵技術”,包括一些核材料和設備、毒素,以及其他受軍控和防擴散協議控制的物項。

分析人士認為,法案對國家安全的強調及其概念的模糊極大增加了CIFUS的權限。

美國企業研究所中國投資研究員Derek Scissors指出, 不斷拓展“國家安全”概念的特朗普政府,有可能導致這一概念遭到濫用。

他表示,特朗普政府當前已顯示出對“國家安全”概念使用太廣的傾向,例如針對進口汽車及零部件展開的232調查。

此前博通案也被認為是濫用行政權力的重要案例。3月1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令,以威脅國家安全為由,要求當時總部位于新加坡的芯片商博通(Broadcom)洽購高通的交易“立即且永久地”停止。

國際投資組織(OFII)總裁Nancy McLernon表示,當前應警惕交易變得越來越政治化,造成更大的不確定性。“國會必須確保我們不會以某種方式過度使用它,不會在接下來的幾年里,在國家安全方向走得太遠,繼而阻止外國直接投資進入美國。”

對美投資顯著下滑

美國對投資限制的增加已經產生了后果。全球企業家用腳投票,大幅度放緩對美國的直接投資。

“將經濟安全問題納入CFIUS審查程序改變了游戲規則。” 華盛頓律所Dechert LLP的合伙人Jeremy Zucker表示。即使是作為美國盟友、將美國視為安全保證的西歐國家,也擔心他們的交易可能遭到拒絕。“短期內,投資者可能會尋求投資于其他更容易預測政治前景的經濟體,” Zucker表示。

美國經濟分析局的數據顯示,全球來看,今年第一季度的外國直接投資凈額降至513億美元,這一數字與2017年同期的897億美元相比下降了37%,與2016年一季度的1465億美元相比下降了65%。

與此同時,從最近四個季度海外直接投資流入美國境內的移動平均值看,今年美國FDI已回落到2012年的危機后水平。

根據Baker McKenzie律所7月公布的一份報告,今年上半年,中國對北美投資交易降至9年來最低點,僅有25億美元,而2017年同期為240億美元。

Baker McKenzie 律所合伙人、布什時期擔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委員的Rod Hunter表示,對美國貿易和投資限制的恐懼使得海外投資者掉頭轉向。

“外國直接投資反映了企業長期的投資決策。這種投資決策必須考慮到10年、20年或更長的時間跨度,一旦作出決定,就很難逆轉。”

據彭博報道,中國上半年宣布了220億美元對歐投資,其中對瑞典、德國、英國和法國的投資金額均比美國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