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資訊 | 今日視點 | 市場要聞 | 大盤分析 | 熱股點評 | 美股新聞 | 中國概念股 | 財報公告 | 研報評級 | 名家觀點 | 美股百科 | 美股直播 | 行情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美股資訊 >> 市場要聞 >> 正文

七位美聯儲高官集體亮相 對今年加息次數仍存分歧

時間:2018/10/4 9:43:00


周三(10月3日)是美聯儲官員公開活動行程非常滿檔的一天。參與置評了美國貨幣政策的幾位地區聯儲主席,普遍認為美國經濟強勁適合進一步加息,但對今年是否要加息第四次存在分歧。

Mester:債市變動不足為懼,風險是美國與其他經濟體分化

2019年有FOMC投票權的圣路易斯聯儲主席James Bullard一直是“鴿派”,今日出席密蘇里州圣路易斯市舉辦的“21世紀社區銀行研究/政策會議”時沒有置評貨幣政策。

一同出席會議的克利夫蘭聯儲主席Loretta Mester今年擁有FOMC投票權。她主要談論了應修改1977年頒布的美國《社區再投資法》,結合最新的科技和銀行實踐變更,適當降低小微銀行負擔,增強法律靈活性和針對性,幫助不同規模銀行更好地服務貧困社區的家庭與小企業借貸需求。

雖然演講稿沒有評價美國經濟或貨幣政策,但Mester在問答環節評論了周三長短端美債收益率齊漲的現象,稱債市單日走勢不足為懼,市場本來就是波動的,也不擔心美債收益率曲線趨平。

她進而表示,不存在美國通脹急劇上升的高風險,加息速度將取決于通脹走勢,目前漸進式加息仍是適宜的。美聯儲的政策制定更為接近一個新階段,即非常依賴最新經濟數據來調整前景。她也指出了需要密切監控的風險:

“盡管美國經濟勢頭正常,就業增幅保持強勁,未來風險存在于美國與其他經濟體的分化,可能會傳導至美元和其他市場。這一因素應當被納入貨幣政策考量,分化本身需要被密切監控。”

Evans:財政刺激“擇時”不對 遏制通脹需加息超過中性利率

2019年擁有FOMC投票權的芝加哥聯儲主席Charles Evans周三在英國倫敦接受了英國《金融時報》和彭博社的采訪,直接談論美國貨幣政策時立場略微轉向“鷹派”。

他認為,美聯儲的政策立場依舊略偏寬松。目前美國經濟基本面相當強勁,就業增長、收入和消費支出提升。美國通脹率也攀升至美聯儲目標2%附近,失業率若進一步下滑將為物價帶來上行壓力,因此:

“美聯儲應逐漸加息至政策溫和偏緊,需要有輕微限制經濟發展的政策,來允許勞動力市場和通脹調整到更可持續的路徑上。”

Evans表示,他對預期的利率路徑和今年12月再加息一次感到“非常放心”;相比于過去幾年,現在對通脹更有信心;美國經濟已經回到“周期中的正常階段”,不需要進一步的寬松政策支持。而在一個更正常的貨幣政策環境中,有必要關注下行風險,例如不好的貿易政策或限制移民等。

他預計美國長期中性利率在2.75%,并認為美國基準利率會加息至3%-3.25%區間,但仍大幅低于此前經濟周期的峰值水平。除了為應對下一次衰退做準備,基準利率不會漲至5%高位,是因為生產率增速更為疲軟,而且公眾的通脹預期錨定在2%,導致薪資不太會強勁增長。

Evans支持繼續加息的理由也與美國財政刺激政策有關,他認為推出刺激政策時點不對,給已經很強勁的美國經濟增加了動能。他指出,財政刺激也需要“擇時”,在經濟周期的不同發展階段,“雪中送炭和推波助瀾是不一樣的”,因此應該值得擔憂,為了遏制通脹需加息超過中性利率。

三位地區聯儲主席:加息方面可以不用著急

費城聯儲主席Patrick Harker在2020年有FOMC投票權,今日他在巴爾的摩演講時敦促“緩慢”加息(go slow),更傾向于2018年只加息三次,主要理由是想避免美債收益率曲線倒掛。

但他對未來幾年的整體加息次數預期,與美聯儲9月FOMC會議點陣圖結論一致。最新點陣圖預計,2018年共加息四次、2019年加息三次、2020年加息一次;Harker則認為今年加息三次、明年和后年分別加息兩次。主要理由是沒有證據表明通脹加速上行,不必著急政策正常化。

Harker表示,他依舊尊重最經典的兩年/10年期美債收益率曲線倒掛是經濟衰退的先導指標,希望避免過快加息帶來的倒掛風險。目前兩年/10年期美債收益率利差已收窄至20個基點附近,曲線屢次刷新2007年以來最平。

他認為,雖然美國經濟整體繁榮,一些少數族裔社區仍掙扎在結構型的壁壘中,種族財富鴻溝、不斷增長的城郊貧困現象、阿片類藥物流行和房租負擔不起等分化現象,都是需要解決的問題。盡管美國整體失業率為3.9%,非裔美國人失業率是白人的兩倍,中位數家庭財富僅為后者的1/10:

“美聯儲的工作是質疑系統是否繼續令種族分歧永久化,最終限制美國的經濟潛力。”

今年有FOMC投票權的里士滿聯儲主席Tom Barkin在出席“西弗吉尼亞經濟前景會議”時也表達了類似觀點,支持逐步加息路徑,擔心收益率曲線倒掛的風險。他還談到了更多經濟的潛在問題,包括薪資增速不及預期,貿易爭端導致的不確定性令企業界感到緊張,因而暫停了一些資本開支活動等。“英國硬脫歐”和“政治危機”可能對經濟造成潛在的沖擊。

2020年有FOMC投票權的達拉斯聯儲主席Robert Kaplan也表示,他心中的基線場景是2018年共加息四次,但2019年加息兩次,中性利率應為2.50%-2.75%。隨著美國財政刺激效果消退,明年美國GDP增速會從3%降至2.5%,通過大肆舉債帶來的經濟增長未來將形成反噬。

前“二把手”費希爾:放松金融監管值得擔憂

除了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華盛頓特區接受采訪外,擁有FOMC永久投票權的美聯儲理事Lael Brainard今日在芝加哥出席了“聯儲支付改善社區論壇”,不過并未置評美國經濟或貨幣政策。

Brainard表示,美聯儲正在尋求公眾評議開展銀行間的“實時全額支付系統”,24/7的全天候支付系統將幫助風險最小化。她也提到,雖然不認為美元的全球儲備貨幣地位是理所當然,但當前這一地位非常強大,一系列因素會繼續支持美元成為全球重要的儲備貨幣,這需要繼續維持美國金融系統的穩健、流動性和開放。

去年卸任的美聯儲前“二把手”、副主席費希爾(Stanley Fischer)同日接受彭博社采訪時捍衛了美聯儲的獨立性。他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猛擊”只會對美聯儲造成“微弱影響”,美聯儲不會因為政治人物的批評就停止加息,這與現任聯儲主席鮑威爾的觀點一致。

但費希爾表達了對放松部分金融危機后監管的擔憂,認為目前已經開始遠離危機后制定的安全框架,“如果走得太遠,會導致下一個危機,目前還沒有這種風險。” 特朗普任命的美聯儲副主席、理事夸爾斯周二還表示,隨著美聯儲繼續審查監管規定,資產超過2500億美元的銀行面臨的監管將被放松,美聯儲正在重新設定“系統重要性”的標準。